正文 第82章 、往事

作品:《山神鬼冢

????二十多年前,母亲被歹人所害,父亲为了躲避他们的追杀,来到了大山深处,本想隐姓埋名,将这件事永远的埋藏在大山之中,湮没无闻。m4xs.com

????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,无心门早在当时就布了一个局,更要命的是,他偏偏钻到了里面,到现在,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。

????他又剧烈的咳嗽了起来,咳出了很多的血块,脸色越来越难看,老半天才缓过劲来,说他当时就应该察觉到蹊跷才对,当时他被追杀得走投无路,无可奈何之下跑到了大山里面,为了顾及我和妹妹的安危,他把我们送给了别人,借此掩盖我们的身份,以为这样就可以瞒天过海,事实看上去也的确是这样,无心门再也没有出现,一切都变得平静起来。他认为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,为了掩盖自己的身份,他特地找了当地有名的东巴学习巫术,一来也是为了混口饭吃,二来也好借此隐藏自己的身份。

????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。我一脸不可置信的望着他,望着这个我喊了二十多年干爹的人,他竟然才是我的父亲,老天爷在我身上来了一个这么大的玩笑,让我一时间惘然不知所措。

????眼前我不知道叫他父亲还是喊他干爹的男人笑了,噙着泪笑了,他悠悠的说道:“我并不奢望你在这个时候叫我一声爸爸,因为这件事情来得也太过突然,你一时间恐怕也无法接受,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叫我一声爸爸……”

????“爸爸……”我忍不住哭了,眼泪哗哗的从眼眶中淌了出来,满脸都是,整张脸感觉火辣辣的疼,仿佛有人拿了一把辣椒面撒在了脸上。

????父亲应了一声,他很惊讶,很惊讶我会这么快叫他一声爸爸,他笑了,很欣慰很痛快很幸福的笑了,身上所有的疼痛仿佛在此时此刻突然间烟消云散。

????对于一位父亲来说,看着自己的孩子成天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,却无法听到孩子叫自己一声爸爸,所谓父子之间血肉相连,打断骨头还连着筋,人世间的痛苦,也莫过于此了吧!我知道他之所以这样做,说到底,也完全是为了我们的安危考虑。

????我问父亲:“爸爸,我的养父母也都是无心门的人吗?”

????父亲摇了摇头,说:“不,他们不是,可他们因为我们,被无心门杀了。”

????“无心门为什么要杀他们,他们可什么也不知道!”

????“无心门想要知道你的下落。”父亲的眼睛里流出一滴眼泪,“无心门想要杀人,还需要理由吗?”他沉默一会儿,接着说,“可,你妹妹越婷的养父母就是无心门的人,这,也是他们迟迟不动手的原因。而且,越婷身上不仅有那神秘的印记,她还是供奉魔鬼的祭品。”

????“滇山圣女!”在无比吃惊之下,我不由得脱口而出。

????“你知道滇山圣女?”

????“听说只要揭开我们身上的神秘印记,就能找到滇山圣女,得到长生。”

????父亲听到我说的话,气得又咳嗽起来,待他缓过劲来,方才悠悠的说道:“什么滇山圣女,她分明就是山神镇压之下的魔鬼,据说她早就立下契约,说谁要能救自己出来,她就给谁长生。”

????“滇山圣女真的能给人长生吗?”我好奇的问。

????父亲说:“非但可以长生,而且长生还可以延续下去。”

????“既然得到了长生,那何须再延续。”

????父亲笑了,说道:“所谓的长生,只是一个概念而已,这也是尸巫的起源,他们所谓的长生,是需要用很多人的生命作为填补的,所以尸巫也就有了蛰伏这种行为。”

????“这么说,滇山圣女曾经被救出来过?”

????“没有,但可以说,差点让她逃了出来。虽然她没有逃出山神的镇压,但她还是给了那些人所谓的长生,你知道她这样做是为什么呢?”

????我摇了摇头。

????“她这样做,是因为她知道,那些人一定还会来救她,她依旧有机会获得自由!”

????“为什么?”

????“人一旦活得久了,也就愈发害怕死亡了。”父亲说,“尸巫虽然获得概念上的长生,但在蛰伏期间,一旦遭受破坏,他们长生的美梦也就破灭了。蛰伏的时间会很长,所以不确定的因素也很多,毕竟自古以来,中华大地上,盗墓贼很多,这些亡命之徒一旦进入尸巫蛰伏的巢穴,就一定会把他当成老僵尸给收拾了。”

????说到这里,父亲终于已经支持不住,他看上去有很多话要说,但已经无法再说下去了,弥留之际,他嘱咐我无论如何都要找到苏越婷,并且阻止无心门把她送上祭台。

????父亲就这样在我的眼前闭上了双眼,我的脑海里一片空白,整个人像是傻了一样,甚至没有悲伤,眼睛也没有眼泪。

????……

????在父亲的坟前,我对漆树凄然说道:“老七,我们不知道越婷在哪儿,我们该去哪里去找她?即便是找到了她,我们又怎么从无心门的手里救出她?”

????漆树叹了一口气,只是摇头,他肯定也不知道该怎么做,不过他还是说了一句,他们肯定会来找我们的。

????我一脸困惑的看着他,他解释说:“他们必须揭开你们身上的印记,才能找到滇山圣女,所以没有你,无心门的人是没办法见到滇山圣女的,所以,即便我们不去找他们,他们也肯定会来找我们的。”他拍了拍我的肩膀,“我们现在要做的,就是耐心的等待他们的到来。”

????“那么,我们该怎么办?”我问。

????漆树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,说道:“我看,咱们先回到镇子里去,我们唯一要做的,就是等着他们来找我们。”

????长话短说,我们回到镇子里不出几天,我就接到了一个电话,我本来以为是无心门的人发过来的。可,来电的并不是无心门的人,而是让我倍感意外的一个人——王庭辉。而,这个电话的到来,让我们顿时感到,这件事情并没有我们所想像的那么简单。

????当时,我和漆树躺在沙发上,百无聊赖的看着抗日神剧,我的手机突然就响了起来,我没看来电的是谁,不自觉的就接了电话:“喂!”

????“老三,我是王庭辉,你在哪里?我这就过去找你,我有很多事情告诉你!”他说得很急促,还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听上去很紧张的样子。

????我当即转过头问漆树:“老七,是王庭辉,他说有重要的事情告诉我。”

????漆树恐怕以为王庭辉就是无心门派来找我们的,于是说了句,让他来。

????我把我们的地点告诉了他,王庭辉没有再说什么,当即挂断了电话。

????约摸过了一个多小时,笃笃的敲门声响了起来,我起身要去开门,结果被漆树拦了下来,示意我先做好准备,待会儿一旦有什么异动,也不至于手忙脚乱自顾不暇。

????漆树走上去开了门,结果门刚打开,就冲进来三个人,把漆树都撞了一个踉跄。

????我定睛一看,进来的三个人,身上都浸染了不少鲜血。让我意外的是,除了王庭辉,苏越婷也在,但让我更加意外的是,另一个人她竟然是薛迎霖。

????薛迎霖受了很重的伤,身上有数道一指多长的创口,应该是被刀划的,失血过多,脸色苍白如纸,精神萎靡。王庭辉也受了伤,但并不是很严重。苏越婷没有受伤,这是意料之中的,毕竟即便是无心门,也并不想伤害她。

????我问王庭辉为什么不赶快上医院,薛迎霖支撑不了多久的,王庭辉满脸都是苦涩,说他也想进医院,可是医院里全都是无心门的人,他们进去,也就无异于羊入虎口。

????漆树咝了一声,说道:“既然是这样,我们只能去医院请个医生来,就算请来的是无心门的人,他也耍不了什么花招!”

????眼下也只有这么一个办法了,人命关天,漆树也不做半点耽搁,当即出去找医生去了。

????医生很快就被漆树带了进来,那是一位老大夫,除了他,还有一个年轻漂亮的护士。据漆树说,这是一家老诊所的医生,他只是简单的给老大夫说明了情况,他就毫不犹豫的带着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。

????老大夫医术精湛,很快就处理好了薛迎霖的伤,嘱咐注意事项之后,就要离开。我拦住了他,把身上仅有的几百块钱递给他,并且说,希望他不要把我们的事情说出去。

????老大夫笑了笑,把钱推了回来,说道:“救死扶伤是我们医生的天职,也是我们的本分,但,对江湖上的事情,我并不想也不愿意去”

????老大夫离开后,我一把拉过王庭辉,气急败坏的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。他推开我的手,对我说其实他一开始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只是从老太监墓里出来之后,几次三番遭人追杀,后来被薛迎霖所救,方才知道事情的大概。

????我听他说话有些敷衍了事的味道,于是加紧问道:“你到现在还把我当成了傻子吧?你以为你的几句话就能把我骗到?老太监墓里的事情,我可是都看在眼里的!”

????王庭辉摇头叹息,说道:“很多事情,都没有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简单,当时我也是鬼迷了心窍,听信了张子海的鬼话,说什么冬人夏草可以延年益寿,你也知道人都期望能够长命百岁,当然我也不例外。可笑的是,我却稀里糊涂的钻进了别人早已经设置好的圈套。”

????(本章完)